李莎:白云深处的坚守
发布日期:  2013-08-28 14:19:00    来源:  河南省教育厅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济源市下冶一小 李莎
  
  她叫张丽莉。她很年轻,人生经历平凡却壮美:2012年5月8日,面对疯狂冲向学生们的大客车,生死关头的一推一拽是她师者父母心的本能。
  
  从来不用伟大赞美那些深沉的贡献者,无私面前这词语无力而鄙薄。不提伟大,只赞美最平凡的深刻。(《不提伟大》)
  
  在我的身边也有很多这样平凡却深沉的贡献者。
  
  今年已经是代丽霞老师来到这大山脚下的第18个春秋,她似乎早已忘了自己的家其实远在两千公里之外的牡丹江边。
  
  翻开代老师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着,哪个孩子家庭特殊,哪个孩子身体有恙,哪个孩子离学校远,哪个孩子父母不在身边。是的,她的眼中没有硬生生的“学生”,她的心中只有“孩子”——
  
  在代老师班上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他叫小江,是一个有着轻度智力障碍和遗尿症的孩子。小江的入学考试成绩仅为4分,整张试卷上只写对了几个最简单的字。小江一年四季流着鼻涕,几乎不会照顾自己,代老师就像妈妈一样从最简单的穿衣、洗脸教起,从未有过丝毫倦怠。因为患有严重的遗尿症,小江几乎每晚尿床,而帮小江晾晒尿湿的被褥就成了代老师每天的必修课。我还记得那一年的9月3日,代老师因事请假一天,当她晚上赶回学校时,第一件事就是匆匆的跑到学生宿舍去摸一摸小江的被褥,果然!没办法,代老师只能把为自己儿子上学准备的新被褥给小江换上。整整两年的时间,在代老师的细心照顾下,小江很少睡湿床,而且尿床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最令人可喜的是,小江在毕业考试的时候,语文成绩居然意外的考到了56分,尽管依然没有及格,尽管离平均分还差的很远,可是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来说,他要付出比常人多多少的努力啊,而他的老师又是以怎样的耐心来帮助他一点点的进步!
  
  “放弃一个孩子,就意味着放弃一个家庭的梦想。”这是代老师对我们说过最多的一句话。
  
  我们是一群后来者,刚走出大学校门,脸上稚气未脱,怀揣着丹心育桃李的美好梦想,来到偏远的山村。面对崎岖无际的山路,品食萝卜白菜的寡淡,安享一桌一床的陋室,藏起委屈的眼泪,克制想家的欲念,用羸弱的臂膀,勇敢的坚守了山野讲台的一方净土,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特岗教师!
  
  我骄傲自己是这其中的一员,简陋的校舍里一路同行的是志同道合的特岗朋友,满是童真的校园里,听得最多的是一声声清脆的“老师好!”我享受自己这个名字,我愿为眼前的美景倾洒自己所有的爱。
  
  2013年5月23日,班上一个叫家骏的孩子忽然上吐下泻,凌晨五点钟,我背着他奔跑在崎岖的山路上。问诊,交费,拿药,马不停蹄地忙到中午,我甚至来不及清理被家骏吐脏的衣服。而此时家里打来的电话又让我的心乱成了一团,刚刚八个月的女儿,发起了高烧。孩子的父亲是一名军人,常年在外,孩子的身边只有年迈的婆婆。“我要回家,我必须马上回家!”可转身看着病床上的家骏,他家里只有腿脚不便的爷爷,远在省城打工的父母还未赶来…等吧!等过黑夜,等到黎明,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十点钟,我才匆匆踏上回家的公交车。120分钟的路程啊,分分钟都是煎熬。看着病床上的女儿,听着她梦呓中还在发着仅会一个音“ma”,自责、委屈、心疼、无奈…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女儿啊,我欠你太多太多,怀孕三个月时,因工作疲劳过度,我差点就失去你;隆冬大雪,你未满五个月,我就狠心断奶,重新走上讲台做回学生们的“李老师”;现在,你八个月零八天,人生中第一次生病,我却没能赶回来…”可是,我想,当你长大,当你到了上学的年龄,妈妈带你到妈妈的学校去,等你见到那些哥哥姐姐,你一定会支持妈妈的选择!”
  
  面对家庭,我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因为我有一个崇高的名字叫“军嫂”,面对事业,我清楚自己的义务,因为我还有一个神圣的名字,叫“老师”,而面对这群大山里的孩子,我终于知道自己还有一种本能,叫“妈妈”!
  
  

版权所有:河南省教育厅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正光路11号 邮政编码:450018 豫ICP备0911211号
Copyright © 2012 www.hae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