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密市平陌镇杨台小学——侯书营:情系教育写春秋 一片丹心育桃李
发布日期:  2013-08-28 17:18:16    来源: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他,住着简陋的房屋,拿着微博的工资;
  
  他,坚守着内心的宁静,用爱撑起教育的蓝天;
  
  他,为了学生安于清贫,乐于奉献;
  
  他,播种希望,收获明天。
  
  他就是河南省最美乡村教师——侯书营。侯书营老师先后在新密市平陌镇白龙庙村侯家坪教学点、白龙庙小学、杨台小学任教。
  
  侯家坪教学点地处新密、登封、禹州三地交界处的大山之上,山高路陡,交通闭塞,村民一年也难得下山一次。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侯书营老师高中毕业后就担起了这里的教学工作,集校长、班主任、任课老师于一身,就是在这个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学校,侯书营老师这一干就是二十三年。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到两鬓斑白的中年,二十三年如一日教书育人,孜孜不倦,从这里共走出217名学生,其中有14名学生考上了中专,18人考上了大专,最值得骄傲的有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侯华伟,也有河南大学硕士研究生侯朝阳,当然更多的是普通的劳动者。他一人独撑侯家坪山村复式班教学23载,又在白龙庙教学点从教3年,现学校被合并到杨台完全小学教书2年。侯老师在教育战线上已经执着的奉献了28个春秋,二十八年痴情不改,二十八坚守清贫,二十八年执着追求。这就是他三个阶段的不同人生之路。在这二十八年的教育生涯中,一直倍受各级部门、各级领导的亲切关怀。
  
  1993年1月5日,时任新密市教育局郑观州到侯家坪小学看望侯书营老师。
  
  1998年9月1日,新密市平陌镇党委、政府领导带领电视台看望、拍摄侯书营老师事迹。
  
  1999年6月3日,时任新密市教体局局长杨元朝和时任新密市副市长丁根荣看望他。
  
  2000年1月18日,新密市电视台领导、主持人王世新和申松在侯家坪拍摄专题片《山村教师》在新密市电视台《周末视点》栏目报道播出。
  
  2003年10月25日,侯书营老师的典型事迹被郑州晚报进行专题报道。
  
  2004年12月28日,中原新闻网、郑州晚报领导张鸿均、王立恒制作专题——《山村教师独撑学校19载》进行报道。
  
  2005年1月,时任新密市平陌镇中心学校书记冯庚戌带领河南电视台《聚焦中原》栏目组录制节目对侯书营老师的事迹进行专题报道。
  
  2005年5月,时任新密市委书记刘焕成带领平陌镇党委书记白天运到侯家坪小学看望他。
  
  2005年11月,河南电视台对他的事迹拍摄成专题片《山村教师侯书营》在河南电视台《中原焦点》栏目播放报道。
  
  2009年9月新密市电视台和新密市教育电视台对侯书营老师先进事迹拍摄成建党60周年教师专题新闻在新密市电视台播放报道。
  
  2012年7月31日,郑州晚报走基层寻找“河南省最美乡村教师”栏目组采访报道侯书营老师。
  
  2012年9月7日在全国第28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侯书营老师应邀去郑州参加“河南省最美乡村教师”颁奖盛典。并参加了以他在侯家坪小学工作的感人事迹为题材拍摄成的电影《角落里的阳光》全国首映发布会。
  
  《角落里的阳光》这部电影的拍摄基地就是他工作的地方——新密市平陌镇侯家坪小学。
  
  教师这份职业既平凡而又伟大,他作为一名教师,以博大的胸怀和无私奉献精神,呕心沥血地培养着一代又一代新人,用自己平凡的一生塑造者人类不断进步的一个又一个里程碑。他以朴实无华的性格,踏实的工作作风,坚定的人生信念,执着的教育追求,铸造着“人类灵魂工程师”这座铁的长城,在最崎岖的山路上点燃着知识的火把,在最寂寞的悬崖边拉起孩子们求学的小手。28年的清贫、坚守和操劳,沉淀为精神的沃土,让希望发芽。
  
  一、他安贫乐道钟爱教育
  
  侯家坪教学点最初设置在生产队的仓库内,其实就是两间房子,共7个学生,却是三个年级。1985年毕业后经生产队安排,当起了教学点的老师,放下书本,走上三尺讲台,对一个年轻人来说也是一个转折点。从此他一人就担起了整个教学点的全部工作,几天下来,他感到身心疲惫,事无巨细,都要操心,一个正有着梦想的少年,从此却当上了“孩子王”,总是心有不甘,然而看到孩子童真的笑脸,求知的渴望,他还是放下了他的谋生想法。从孩子的学习到生活,从孩子的娱乐到休息,他都安排的恰如其分,队长笑了,家长笑了。不管条件怎样简陋,但偏僻的小村终于有了自己的学校。然而不久,由于生产队的仓库年久失修,不能再当教室用了,于是经过村领导协商,将学校搬到侯家坪山顶上的石窑洞,本以为石窑洞很牢固,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1999年3月30日(农历3月初三),就在这个刻骨铭心的日子里,石窑洞被大雨冲塌了,当时他一个人忍着被石块砸伤的疼痛硬是将所有学生转移出石窑洞,没有一个学生受伤!面对失去学校的的孩子们,他还是强忍悲伤,在没有鲜花、没有掌声的情境中耐心说服父亲,哄住妻子,将自己家里即将使用的“婚房”腾出来做了教室。继续给学生上课,直到2000年,当时平陌镇企业家王铁栓听说他的感人事迹之后慷慨解囊,出资为侯家坪这座大山上渴望知识的孩子们盖起了三间平房,这时候他和他的学生才算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学校、教室。
  
  他家中姊妹共5人,而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乡村教师的工资是微薄的(当时他还是民办教师),还经常几个月工资发不下来,日子拮据可想而知。然而他依然一肩担着学校,一肩担着家庭,没有坚定的教育信念,不是执着的人生追求,哪能依然坚守呢?可他硬是扛过来了!
  
  二、他献身教育,情系学生
  
  他在侯家坪教学点任教期间,凭着对教育的赤诚之心和强烈的责任感,在平凡的教学工作中,永远保持着一种崇高的敬业精神,忘他的牺牲精神、无私的奉献精神。他告诉自己要用心地做好教育中的每一件小事,耐心的处理班级里的每个问题,用全部的爱呵护着幼小的心灵。记得那是暑假过后刚刚开学,要到白龙庙主校去给学生领课本,因为山高路险,他只好沿着长满荆棘的羊肠小道,徒步前往主校。经过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主校,(当时任主校校长的是向已退休的钱水全老师),钱校长见他汗流满面,让他先休息一下。可他二话没说,清点了课本、作业。捆好、放在肩头,背起就走。他小心翼翼地趟过校门口前的一条小溪,才渐渐安下心来,沿着石级小路,蹒跚地行走在山间小道上,这哪里是小道?分明是荒无人烟之地,哪里有路?漫山遍野布满荆棘。他用手分开杂草,不时会从草丛中爬出蛇来,吓得他头上直冒冷汗,毛骨悚然,背上的书捆,随时都有掉下山涧的可能,沉重的担子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再加上天气炎热、饥渴难耐,他真想把书丢下,但一想起几十双渴望求知的眼睛在期待着他,他就浑身有了力量,拼命的把书背回去。猛一提劲,不料脚下一滑,被尖石绊倒双手摁地,等他站起身时,右手已经鲜血淋漓。这是怎么回事?他定神一看,原来是荆刺穿透了他的手背,先是麻木后来钻心疼痛,他强忍住疼痛,一步一挨的回到学校,学生见状,说:“老师,你的右手……”他勉强带笑的说:“只要是为了你们的学习这一点伤算不了什么。”学生们眼泪汪汪地跟进了教室。
  
  直到2008年,镇党委政府,出台了教育新举措,撤点并校,整合教育资源让学生享受优等教育。他又来到了主校,他家离主校8里多地,全是山路,山路崎岖,长满野草,根本看不出路在哪里。就是晴天早上去学校时,草深有露水,照样淌湿半截裤腿。阴雨连绵天就更不用提了,他上学常常穿着胶鞋带着雨衣,用手分开杂草寻找路眼。总之,到校时裤子全被淌湿了,换上裤子再去上课。别人问他,图个啥?他坦然一笑:”为了山里的那些娃,为了娃们的明天,再苦再累他都忍了。”
  
  20多年,往事如烟,唯有这些事,耿耿于怀。每当他忆及此事,他顿生感慨:他播种阳光,收获春天。学生才是他最好的荣誉证书。
  
  三、他爱生如子,倾注真情
  
  偏远山村的日子,永远是城里人无法想象的,贫穷的村民,贫穷的孩子,贫穷的老师。然而这一切都不能阻止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在平时的教学工作中,他既当老师,又做父亲。2000年,小女孩陈丽从山下来到侯家坪小学上学。她从小就患上了小儿麻痹,行动不便,他总是背着陈丽上学、放学。更是为其做饭,照顾其日常生活。五年后,记者采访她,当时陈丽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好,记者只好让她在纸上写下她内心真实的感受:“谢谢侯老师,在他上学的时候对他的关心和照顾,如果没有您,也许他这一辈子连一个字都不认识,一道题也不会做。真是太谢谢您了,侯老师。”学生侯书凡家境贫困,连续几年的学杂费(当时九年义务教育还没有免费)都是他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垫付的。山里的经济条件不好,有些孩子有时连学费和书费都交不起。他呢,只好用他的工资为他们垫付。前几年,有时工资发得不及时,或者连续几个月都发不下来,妻子不理解他,他们也曾为此发生过好几次争吵。他记得最清楚的是1993年,儿子的那一场病,更是把他这个家庭带入了贫困的深渊,艰辛的生活让他有了弃教的念头。当时只有36元钱的工资,长期还得不到,连家中的基本生活也难以维持,他就打算放弃。于是他就打算走出大山,另谋生路。可这时候,一件小事却改变了他原来的想法。那是七月份的那张录取通知书,他教出的学生上了重点高中,榜上名列前茅。于是他又决定留下来了,一直坚持到现在。
  
  2009年,暑假期间,闫晓宇同学在家右腿不幸骨折,治疗后还没有痊愈,出行不能自理。开学后妈妈便背她来上学,手里还要拉扯着小的,(因为晓宇的奶奶瘫痪在床)。到校后总是累得满头大汗。早上送来,中午放学接走,回家吃了饭有背着大的拉着小的送到学校,晚上放学在背着孩子回家。每天在这崎岖的山路上往返四趟,他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心里顿生怜悯之心,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不让孩子耽误功课,母亲竟……他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他就主动劝说她的母亲,让晓宇中午在校吃饭吧,他给她做。你放心吧!这样一管就是三个多月,后来她的腿慢慢的好了,能独自上学了。她的母亲一见面就拉着他的手说:“侯老师,这三个月多亏您照管他的女儿。否则,天天让他接送,也不知能否让孩子坚持下来上学。”
  
  2010年秋季开学,西流泉沟的梁红敏同学因家离校较远,中午不能回家吃饭,上学时总是带几个馒头。他也天天为中午吃不上饭发愁,慢慢产生厌学情绪。他发现后主动找他谈话,做家长的思想工作,让孩子中午在校吃饭吧!这样,他每天中午为他做饭,家长高兴了,孩子也没有后顾之忧了。从此也能安心学习了。
  
  在白龙庙教学期间,虽然当时学生不多,但是那段师生情确实让他难以忘怀。晴天学生们还能回家吃饭,尽管山路崎岖还勉强能够坚持。每逢阴雨连阴天,大部分学生就该望雨兴叹了:“哎!又该回不了家了!”看着同学们那一张张愁脸,他顿生一计,去代销店买回两个铝盆。每逢雨天中午时他就提前烧好一盆热水为学生泡方便面,学生们吃着方便面,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印象最深的是班长屈玉佳说:“侯老师,您不仅是他们的恩师,也是他们的父母,他们将来无论走到天涯海角也不会忘记您的!”
  
  2011年,随着学校的进一步整合,他又来到了杨台小学,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学生整日吃住在校,一日三餐,晚上就寝,全有老师负责,他想:既然家长把学生交给他们,他们作为老师就必须管好,一切为学生着想,一切为学生服务,要真正让家长放心,尤其到了冬天,学生每天早上洗脸,晚上洗脚,都需要热水。他不辞辛苦的为他们班的学生烧热水,给他们装进暖瓶里,这样只能解决他们班的用热水问题。其他班呢?正当他犯愁的时候,学校领导当机立断,要食堂天天为学生供应热水,但因学生太多,打水时容易烫伤,他每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用大桶掂来热水,在用瓢一瓢一瓢的分给学生。解决了学生用热水问题,就这样不图名不图利,只要是为了学生,为了学校他都乐意去干,,有人说他傻,但只要学生快乐家长高兴,他情愿做这样的傻子。
  
  2012年8月,他接手四年级,班上有45名学生,学生人数多,他对学生的基本情况不熟悉,他放弃一切休息时间,用一颗不泯的童心去了解学生,去理解学生,去关爱学生。班里有名学生叫冯璐奇,父亲从小是因生病而痴呆,母亲因此离开家庭,家中仅仅依靠有高血压腿脚不灵便的爷爷照顾,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他通过询问了解找到了她,帮他申请了住宿生一补生活费,让他度过了难关。
  
  一个老师用一个普通人的大爱,烛照了贫穷的山村,烛照了孩子们深邃的心灵。他用自己瘦弱的身躯为孩子遮风避雨,却没有为自己的孩子添一件新衣,为自己的家庭添置家具,也没有为自己的父母买过一样营养品。然而他却为山区的教育撑起了一片蓝天。
  
  四、他扎根教育,诲人不倦
  
  尽管是个教学点,然而在教学上他从来都是严格要求自己认真从教,每学期初,他都认真制定各年级(当时他带的是学前班、一、二、三四个年级复式班)的学习目标,尽管学生不多,他却能根据学生的各自特点提出具体的学习目标。从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到一篇文章,从一个数到一道题,他都一一认真把关。他总是想:“贫穷的家庭更需要知识,贫穷的教育必须有成效,贫穷的孩子必须成才”。他所教的学生没有一个辍学,是他孜孜不倦的治学精神感染了家长,是他的矢志不渝感染了孩子们,更是他对教育事业的无限忠诚铸就了侯家坪这座山上的巍巍师魂!
  
  2011年,镇党委政府定点布局,他来到杨台小学任教,为了搞好教学工作,他自费参加专科学历进修、计算机能力提高等各项继续教育培训,不断汲取新知,创新教法,改变学法。在学校领导的安排下,他主动承担了四年级的数学课兼班主任工作。由于他原先在教学点是(复式班),现在一下子工作变得那么轻松,但他还是不能放松自己。因为他还得继续学习,学习多媒体技术,更好的服务于教学,(在这之前他从没有接触过班班通设备)。所以在工作中,他只能是边教边学,只有利用业余不断地给自己“充电”,才能弥补自己知识面的不足。课前精心准备,查找资料,灵活创造性地使用教材,并结合学生已有的知识水平选择恰当有效的教学方法与手段,从不打“无准备之仗”。上课时面向全体学生,鼓励学生积极思考,大胆发言,及时予以肯定表扬。课后及时批改作业,鼓励学生认真订正,并对学生进行辅导,补缺补差,全面提高每个学生的学习成绩。
  
  就这样,虽然他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就是用一颗平常心去做一些普普通通的事。
  
  28年来,侯老师忍受着孤独与寂寞,用爱心精心栽培、呵护着这片贫瘠土地上的花朵,为了大山深处的孩子,为了不灭的信念,一个坚韧的身影将在杨台小学这片教育的乐土上摇曳着,行走着……
  
  

版权所有:河南省教育厅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正光路11号 邮政编码:450018 豫ICP备0911211号
Copyright © 2012 www.hae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